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/tr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sup><dl id="of0lo"></dl><sup id="of0lo"></sup>

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object id="of0lo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/dl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ins id="of0lo"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    盛大游戏的后陈天桥时代

              摘要:盛大的兴衰起落,与大时代同频共振,是具体而微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史。


              世纪华通董?#24405;鍯EO、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。

              20年间,陈天桥如孤胆英雄,东征西讨,曾建起一座游戏帝国;也曾误判时势,贻误战机,事业坠入谷底。盛大游戏之浮沉跌宕,乃至王座易主,此间写满悲欣交集。英雄隐退,盛大何往?

              2月13日,春节假期?#23637;?#30427;大游戏就接到证监会通知,7天后的2月20日将召开并购重组委会议。

              一时间,气氛陡然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?#35752;?#20110;要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2月16日上午,世纪华通董?#24405;鍯EO、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?#36864;?#30340;随行团队,登上了从上海飞往?#26412;?#30340;班机。

              4天紧锣密鼓的答辩准备后,20日一早,包括世纪华通、盛大游戏、券商、律师及评估师在内的8位代表,先后走进了位于?#26412;?#24066;东二环金融街B区5号地的富凯大厦。

              会前,王佶跟同事们说了这样两个字:“放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但从9点多到接近中午12点,里面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。照以往经验,并购重组委会议只需1个小时。

              这时,外面的团队和上海大本营的同事都开始坐不住了,他们互相窃窃?#25509;錚?#22312;里面待了这么久,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?

              现在回过头看,结果并无悬念。但在当时,同时期的巨人网络、完美世界、360等中概股?#23478;?#32463;完成了?#25509;?#21270;回归,盛大游戏大股东世纪华通顶着巨大压力,回A只差这临门一脚,盛大游戏CEO谢斐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“我都没办法想象,过会不成以后会是怎么样”。

              会议当天只有两家企业排队,作为最先上场的老牌互联网公司,盛大游戏有足够长的时间用来陈述与答辩。从公司角度出发,无论是财务稳定性还是合规性,盛大游戏方面私下里对这次过会还是比较有把握的,但经历了近3个小时的漫长往复,在宣布结果的最后一刻,王佶还是感到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好事多磨。王佶只好这样安慰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接到过会通知后,所有人都很激动。王佶在第一时间发出一条朋友圈,感慨这场耗时5年的回A之旅终于落地。

              “5 Years!Done!”他说。

              当天?#20272;錚?#29579;佶赶回上海,和后方全体员工共庆喜讯。

              1、惊险回A

              2月21日,上海,长乐路。

              在一幢独具特色的西?#20132;ㄔ把?#27004;里,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如?#25216;?#21040;了王佶。

              出生于1971年的王佶是杭州人,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,毕业后曾就职于浙江证券公司及纬博软件公司,1999年创业成立天图科技,2005年4月通过股权?#23637;?#26041;式,进入成立仅一年的游戏公司上海天游软件并成为CEO。

              世纪华通董?#24405;鍯EO、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。

              上海天游软件战绩不俗,成立后不久,旗下产品《街头篮球》便成为网游市场的一匹黑马。2014年,王佶带着上海天游软件加入世纪华通,随后在其主导下,世纪华通最终以69亿元总价完成了对游戏公司点点互动(FunPlus)100%股权的?#23637;骸?/p>

              正是因为这笔?#23637;海?#29579;佶及其团队的?#26102;?#24182;购雄心开始为业界关注。

              王佶本人则对此有着另一番理解。“我们其实并不是外界眼里的?#26102;?#39640;手,参与盛大游戏?#25509;?#21270;的时候,我们心里也没底,当时甚至连什么叫美股?#25509;?#21270;都不懂,只知道盛大在我们这代人的心中,是一家很伟大的公司。”

              2014年1月,盛大游戏正式宣布?#25509;?#21270;,退出美国市场。同年11月,借助盛大上市曾在2004年成为中国首富的陈天桥,?#24230;?#33891;事长一职,同时出售了盛大游戏全部股权。

              各路?#26102;?#32439;至沓来,开始了对盛大游戏股权这块“肥肉”的博弈与争夺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,盛大游戏的?#25509;?#21270;财团先后8次变更,创下了中概股?#25509;?#21270;的纪录。

          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据公开资?#38505;?#29702;

              2014年9月,境外机构从盛大游戏的买方财团中退出,东方证券、海通证券和宁夏中银绒业三方加入。

              这是中银绒业首次现身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数月,盛大游戏一?#21271;?#20013;绒系牢牢把控,两家关系看起来也颇为亲密。就在市场几乎认定盛大游戏将借壳中银绒业回A的时候,2015年年初,中银绒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,东方证券、海通证券重回?#25509;?#21270;财团名单中。

              “东方证券和海通证券是负责世纪华通IPO上市和重组的券商,所以背后?#23548;?#19978;是我们在推动这两家券商入股的。”王佶表示,当时连盛大创始人陈天桥本人也不知道,直到2015年世纪华通浮现出来,他才第一次听说。“世纪华通是一家传统的汽车零配件公司,陈天桥对我们应该是完全不了解。这样一家公司要参与盛大游戏的?#25509;?#21270;,他感到很纳闷。”

              世纪华通成立于2005年10月,其前身是1993年创立的上虞华通汽配厂。世纪华通以汽配起家,得力于早前多年积淀,最终成长为行业龙头。但2011年7月,世纪华通在深交所上市后,其主营的汽配业务发?#20849;?#29702;想,净利润下滑,股价萎靡,到2013年10月,市值已跌去一半,已不足53亿元。

              自2014年起,世纪华通在创始人王苗通的儿子、80后总经理王一锋的主导下,通过?#23637;?#22825;游软件、七酷网络等开始向游戏行业转型,希望以此提振业绩。天游软件?#23548;?#25511;制人王佶正是在此时点因公司被?#23637;?#32780;进入世纪华通、成为CEO的。

              时机相契。世纪华通确立游戏转型战略之后,盛大游戏很快成为洽购目标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2015年到2016年间,以世纪华通和中绒系为代表的?#26102;?#36130;团,开启了对盛大游戏的追赶围猎,这其中的纷?#22791;?#26434;,外界早有记录。当中最为惊险的,莫过于在2015年年底,盛大游戏准?#21018;?#24320;股东大会,让世纪华通赔本出局。

              事情最终以王佶星夜兼程赶往香港,仅用8天时间,就从香港高等法?#32791;?#21040;禁制令,紧急叫停了股东大会收尾。

              ?#26434;?#19990;纪华通而言,全力吃下盛大游戏,无疑也是一场惊险的赌局。

              自?#25509;?#21270;退市起,多年的股权纠?#20303;?#31471;游市场下滑和高管的接连离职,让盛大游戏的业绩深陷泥潭。2015年上半年,盛大游戏营收为14.5亿元,同比下滑26.1%,净利润仅为3.27亿元,同比下滑50.5%。

              王佶坦承,盛大游戏当时业绩表现比较差,世纪华通为此也一度“胆怯”了,内部甚至?#27492;?#33258;己是不是买错了,“要不然陈天桥也不会卖”。

              终于等来峰回路转。

              在盛大游戏全面转型手游,特别是2016年?#24230;?#34880;传奇手游》上线后,变化开始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“用户一下子全回来了,收入与利润都重回高峰,每天收入?#35282;?#22810;万,一个月创造了六个多亿的收入,我们这才领教了这家公司的底蕴,还是非常深厚的。”王佶称。

              2017年1月,中绒?#20302;?#20986;,这场股权争夺乱局最终得以结束,世纪华通如愿拿到盛大游戏控制权。

              时隔许久,已移居新加坡多年的陈天桥,在2017年7月“全球盛?#32933;?#22823;会”上,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现身并发表?#19981;埃?#20854;中首次公开谈及盛大游戏的出售。他说,他是从最早的反对、抵触,到最后甚至有一点点感动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盛?#32933;俊?#26159;盛大离职员工自发成立的组织,后来逐步发展成一个正式机构,有了专门的办公室和工作人员,并已衍生出盛?#32933;?#22522;金等创投业务,而盛?#32933;?#22823;会则是这些离职员工的线下年度盛会。

              在2017年盛?#32933;?#22823;会上,陈天桥在视频连线中还谈到了世纪华通。他对台下?#35282;?#22810;位“盛?#32933;俊北?#31034;,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股东,能够如此,无论是?#21862;么潁?#36824;是紧追不舍,还是全力以赴地爱上这家企业,并?#19968;?年的时间,冒无数的风险,愿意让它成为自己的企业。

              就陈天桥对世纪华通此番颇为正向的评价,王佶表示,如今盛大游戏70%的业务来自手游,传统盛大游戏留下的只有30%了,转型移动互联网已让这家公司起死回生,正因此,陈天桥才会?#24515;?#26679;的总结。

              事实上,作为世纪华通并购盛大游戏的幕后操盘手,王佶直到完成所有规定动作,成为后者新掌门,也未见过陈天桥。2017年年底,盛?#32933;?#32452;织了一次赴美考察团,作为该团团员的王佶,这才在美国首晤陈天桥。

              2、开山式豪赌

              陈天桥之于盛大,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史上,是一个绕不开的教科书级案例。

               《中国企业家》2013年第一期,陈天桥是封面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1993年,凭借优异成绩,提前一年从复旦大学经济系毕业的陈天桥,追随儿时从政理想,进入了上海著名国有企业陆家嘴集团。?#29992;?#22825;蜗居在十几平方米放映?#19994;?#25918;映员做起,4年时间,陈天桥做到了集团高层,成为董事长兼总裁秘书。

              “但我在国营企业工作了几年后意兴阑?#28023;孤?#22320;说,就是因为政府公务员机制和?#19994;?#20215;值观?#20852;?#20914;突。”陈天桥在复旦校友访谈录上如是说。

              1999年,互联网春雷乍响,26岁的陈天桥与妻子?#23494;?#33418;、胞弟陈大年共同筹集50万元启动资金,在上海浦东新区科学院专家楼的一套三居室里,开启了盛大网络的创业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2001年,陈天桥掷出手上全部30万美元,拿下了韩国ACTOZ公司在线游戏?#24230;?#34880;传奇》(以?#24405;?#31216;《传奇》)的代理权。

              这对彼时的陈天桥?#27492;担?#26080;异于一场豪赌。

              同年9月,《传奇》上线。凭借“简单?#30452;薄?#26131;上手等特点,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,《传奇》在线人数便突破了40万,当年突破100万。据称彼时全国网吧老板都尊称陈天桥为“桥哥”。

              盛大这段早期历史目前已广为业界熟知,其中还包括陈天桥如何靠着代理合同“空手套白狼?#20445;?#25343;到了免费试用服务器和电信宽带的合同,以及踢掉中间经销商,让网吧从消费场所直接变?#19978;?#21806;场所等。《传奇?#20998;链?#28779;遍大江南北,并一度占据国内网游市场高达68%的份额,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网游?#20146;妗?/p>

              第151号员工、现盛大游戏副总裁任霆就是在公司最鼎盛时期加入的,而且一干就是17年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现在?#25216;?#24471;特别清楚,2002年6月的一天,早上投简历,下午我就接到了面试通知。”任霆向《中国企业家》回忆道,“经过办公室时,看到员工们一个个朝气蓬勃,我?#36884;?#24471;这家公司特别有前途”。

              为此,任霆果?#25103;牌?#20102;手上其他的offer,进入盛大,从一个最普通、最底层的技术工程师做起。“《传奇》火起来之后,盛大每天需要实时监控、更新服务器,那时候我们每12个小时就要倒一次班。”

              现盛大游戏副总裁、启航工作?#26131;?#32463;理陈玉林,进入盛大只比任霆晚了3个月。他清楚地记得刚到盛大时的情景?#22909;媸园?#20010;小时,有25分钟都是陈天桥一个人在不停地讲。

              彼时的陈玉林,在政府机关干得顺风顺水,但坐在对面的陈天桥说,他也曾有过类似经历,也曾过着按部就班的日子,但现在有一个能够改变世界的机会,他想打造一个中国的网络迪士尼,希望有热情的年轻人加入。

              陈玉?#20013;?#24819;:“陈天桥这是在批评我吗??#24444;?#26377;一丝不平与困惑,但他已被陈天桥有关未来构想的热情所打动。“不如趁着年轻,闯一番事业。”他很快作出决定,义无反顾地加入了盛大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数年是任霆和陈玉林一致认为的最为宝贵的一段人生时光。彼时,团队中每个人都像是打了鸡血,大家有着共同的目标去努力,昂扬斗志,乐此不疲。

              “天桥每天早上7点就到公司了,晚上12点左?#20063;?#19979;班,这是常态,他也不觉得累。就是这群战斗力极强的老盛大人,一起快速把盛大做到了上市。”陈玉林说。

              2004年5月,盛大网络成功登陆纳斯达克,随后股价飙升,31岁的陈天桥同年以88亿元身家,晋升中国最年轻首富。

              陈天桥时代的盛大,一?#21271;?#25345;着扁?#20132;?#30340;管理方?#20581;?#26366;任盛大副总裁的凌海表示,在盛大当高管压力很大,因为陈天桥对很多事情都会直接过问。这一点,任霆体会更甚,尤其在他升任传世工作室产品经理后。

              尽管身处高位,事务繁杂,但陈天桥逻辑思维超强,?#24162;?#26159;一线具体业务,也无法轻易糊弄他。每周四开项目例会时,陈天桥都会极为?#38505;?#22320;听,并提出自己的意见。任霆感慨说,每周三?#26434;?#20687;他一样的产品经理?#27492;?#23601;是?#38431;?#22240;为要准备100多页的PPT,经常要熬到半夜。

              “结束后,坐818路车回家,直到终点站我才被售票员?#34892;選?#22825;冷的时候,?#20154;?#34955;充电接触的铜片,把脚烫开了都不知道,第二天感觉脚怎?#20174;?#28857;疼?”任霆回忆道。

              但其实,陈天桥并不热爱游戏。

              盛大让游戏第一?#25105;?#25104;熟的商业形态走进大众视野,在赚得盆满钵满后,游戏也让盛大和陈天桥本人背负了无数骂名。父亲是工程师、母亲是教师,陈天桥?#26434;?#23478;教严格,在2005年的一次采访中,他直言,年轻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首富,而是梦想成为一名政府官员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?#25913;?#30340;眼里,一个当处长的儿子可能比一个首富的儿子对他们?#27492;?#26356;加光彩。”这是陈天桥的原话。

              及至2004年5月上市时,盛大已几乎看不到同业对手,所有竞争者都被?#23545;端?#22312;了身后。但陈天桥并非没有?#23396;牽?#20182;最大的担心是,上市后的团队还能否继续保持创业初期的激情和创新力。

              2004年9月,陈天桥在接受?#36172;戏?#20154;物周刊》采访时说,盛大当下唯一的敌人或竞争对手是5年前的盛大,“几个年轻人齐心协力,共同为一个新的创意、新的领域努力,然后一下子成长起来”。

              3、“华尔街也不懂他”

              没有势均力敌对手的盛大,上市后开始了孤独狂奔。

              陈天桥没有忘记过自己中国网络迪士尼的梦想。早在十几年前他就看到,客厅将是现代中国家庭生活的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2005年,盛大决定进军家庭数字娱乐,提出了虚拟播控?#25945;?#27010;念的?#26114;?#23376;计划?#20445;?#35797;?#32426;?#36807;机顶盒的形式,将网络上的互动娱乐和资讯带给电视用户。但尚未普及的宽带、高昂的成本,特别是广电总局有关IPTV的一纸禁令,让这个超前10年的计划破灭了。

              陈天桥后来曾对这段创业历程有过一个总结,他说,世界上没有做错的事情,永远是时间错误。

              盒子计划失败之后,盛大开始布局它的娱乐帝国。这其中包括?#23637;?#36215;点中文网,成立盛大文学,?#23637;航?#27743;文学、红袖添香、酷6网等阅读及视频?#25945;ǎ?#21478;在音乐及阅读终端等领域,盛大也有深度介入。

              “成功者都是在起风前就已经完成了准备工作,但陈天桥太超前,在起风前他已经在滑翔了。”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认为,超前的布?#24535;?#24847;味着可能与市场脱节,陈天桥眼里的很多风口,都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才具备条件的。

              在张书乐看来,盛大很早就想介入到沙盒游戏里,10年前就做了一款叫作《零世界》的游戏,但遗憾的是,时至今日,国内依然没有真正的高?#26434;?#24230;网游。“大家都知道这一定是趋势,但10年前的趋?#39057;?#29616;在都还只是趋势,软?#24067;?#26465;件都不具备的时候,任何先驱?#21450;?#19981;住,战略正确并不意味着就能成功。”

              盛大主体业务近年疲态明显。

              一位在2011年入职的“盛?#32933;俊毕頡?#20013;国企业家》记者表示,那时候公司的企业文化很明显,?#24247;?#21019;新,时刻保持危机感,陈天桥写的标语贴在墙上:“这个时代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。”

              上市公司的业绩负担成为盛大游戏转型的桎梏。

              任霆坦言,盛大游戏从端游转型移动端的步伐是慢的。“外部已经有产品在做移动端的转型了,但盛大的端游,日收入依旧还是百万级,桥哥跟我们几个工作?#19994;?#36127;责人讲,做一个移动产品你能保证收入吗?如果你们?#20013;?#20102;,对上市公司影响的可能就是5个点到10个点的收入。”

              2009年9月25日,由上市公司盛大网络拆分而出的盛大游戏,在纳斯达克独立上市,并创下了当时中国公司赴美IPO融?#20351;?#27169;的纪录——10.4亿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但此时盛大在游戏行业的霸主地位已岌岌可危。《?#20301;?#35199;游》与代理暴雪旗下游戏让网易快速崛起,《地下城与勇士》、《穿?#20132;?#32447;》与《英雄联盟》则让腾讯游戏成功翻身,就在盛大游戏独立上市的这一年,腾?#38431;?#25910;超越盛大,封冠中国网游行业。

              再之后,本就极为低调的陈天桥,几近消失于公众视野。

              多年来,无数老盛大人依旧慨叹于陈天桥惊人的战略眼光及强悍的执行力。前盛大游戏总裁凌海回忆说,陈天桥经常很突然地做出一个决定,并且一意孤行,不容分说。

              “突然有天他召集我们开会,说要?#23637;?#19968;家?#23567;?#36215;点’的公司。我们一看财务报表都是亏的,商业模式也不成熟,我和很多高层?#32426;?#20102;反对票。但后面阅文集团上市了,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,高管们很难摸清陈天桥的思路,但后来发现,他的很多判断往往都是对的。

              在盛大游戏主要靠卖点卡收费时,突然有一天,陈天桥说要改成免费模式,凌海非常震惊。“我们做业务的很难理解,经销商还压着很多的货,上市公司放弃收费,就意味着财报的?#26412;?#19979;滑,但陈天桥依旧一意孤行,他坚信道具收费才是网络游戏的未来,后来事实也证明,公司收入下降了一个季度后,马上强力反弹。”

              陈天桥很多特立独行的想法和做法,包括游戏免费道具收费、双十一促销、网络文学IP化等商业模式,都为中国互联网留下了跨越时代的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些判?#24076;?#20294;有一天,他就告诉你应该这么做,并且非常?#35752;礎?#36830;他自己都说,华尔街不懂他的心。”凌海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不无感慨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中国首代黑客代表人物、UCloud创始人季昕华,曾于2009年~2011年效力于盛大,先后任盛大在线副总裁、盛大首席安全官、盛大云CEO等职,一度与陈天桥多有工作交集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一次集团开高管会,一向特别能讲的陈总发言。他讲了很多,其?#20852;?#20102;这么一句,我感受特别深刻,他说,我在年轻的时候,在30岁左右,就已经成为中国首富了,我现在的目标,不是做King,而是做Kingmaker。?#22868;?#26133;华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采访时说,陈天桥的这句话,对他个人?#27492;担?#22823;受激励,影响深远。

              在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?#21483;?#37319;访到的众多老盛大人心目里,陈天桥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天才掌舵者,他孤独地做着异于常人的决定。

              不过,有时候,这位不苟言笑的凌厉首富,也会展现出细心且温情的一面。

              2008年,任霆结婚之前,邀请了陈天桥。当时任霆级别并不高,周围的同事都说,桥哥不会出来的。婚礼当日,任霆?#22836;?#20154;在门口迎接客人,陈天桥的助理带着礼物前来送上了祝福。任霆心里想,礼物到了,人应该就不来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“结果,婚礼进行到新郎、新娘入场的时候,桥哥来了,家里现在还有当时的VCR,我那个时候真的太感动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4、散作满天星

              陈天桥锻造了盛大的灵魂,他所留下的鲜明的个人印记,影响既深?#20197;丁?/p>

              如前所述,和腾讯的“南极圈”、百度的“百老汇”一样,盛大离职员工也有自己的专属代号——“盛?#32933;俊保?#35856;音“圣?#32933;俊?#21017;是日本漫画?#39029;?#30000;正美《圣?#32933;?#26143;?#28014;?#20013;维护大地正义与?#25512;?#30340;战士,一个兼具侠义精神与钢铁意志的神话人物。20年来,从盛大?#21483;?#20986;走的员工已经超过两万人。

              这个中国互联网界“?#30772;?#20891;校?#20445;?#22521;育”出了阿里张勇、腾讯姚晓光、趣头条谭思亮、快播王欣、UCloud季昕华、七牛云许式伟等无数风云人物。目前盛?#32933;?#20204;已在不同领域开枝散叶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8年年中,盛大系创业者创立的企业已超过280家,其中包括WiFi万能钥?#20303;Cloud、云知声这样的独角兽企业。

              凌海是2012年从盛大离职的。离开后,老同事之间依旧保持着联系,但在很多事情的协同上,点对点的沟通,效率太低。创业后事务缠身的凌海突发奇想:不如办个聚会,把大家聚在一起聊。“没想到反响非常好,第一次聚会就来了500多人,2017年那次更是聚集了2300多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2017年7月30日,手握召集令的“盛?#32933;俊?#20204;?#28216;?#28246;四海赶来。也是在这一天,“消失”多年的陈天桥,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出现在大家面前,并深入谈及出售盛大游戏的心路历程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?#19994;?#20154;生当中,很少有‘后悔’、‘不知道怎么看’这样的情况,但卖出盛大游戏这件事,过去几年,确实会时不时地重新跳到我脑海来,反省自己是不是对的。卖掉盛大的所有运营业务,转型全球投资,我并不后悔。一个人不会没有不后悔的事情,但是我和别人的不同是,我把后悔的时间更多地往前看。”44岁的陈天桥此时已两鬓斑白,他正全身心致力于脑科学研究。

              过去,陈天桥对早前这段突然“隐退”的历史?#28216;?#20316;过任何公开解?#20572;?#30427;?#32933;?#20204;心中一直埋藏着遗憾与不?#30465;?/p>

              2011年的一天,陈天桥突然?#19994;?#20940;海,对他说,他想把公司卖掉。

              “当时我非常意外。陈天桥就是催生我奋斗的原动力。我说,你不愿意干了的话,那我也走了算了。”凌海回忆说。

              任霆则是在他度过了整个青春岁月的盛大旧址——碧波路690号听到这个消息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4楼的会议室里,桥哥召集我们几个人,开了个电话会议,表达了转让公司的意?#28014;?#20182;说,在座的各位,都是和我一起打江山出来的,你们一定不能做对不起盛大游戏的事。这句话,?#19994;?#29616;在还记得很牢,盛大游戏就像是桥哥的一个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任霆留下来了,他说他要继续呵护这个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凌海离开了,他的身上有着显然的陈天桥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从盛大离开后,凌海先是做了一个社区,这也是最早期时,盛大未能继续下去的尝试。2015年,凌海再次投身游戏行业,于2015年成立蝴蝶互动,聚焦H5游戏。“其实我做H5的思路也是学桥哥的个性,当时没有人看好这个领域,但我看到了这个产业的未来,所以我就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老盛大人、UCloud创始人季昕华看来,盛大之前是中国互联网的一面旗?#27169;?#29978;至2009~2011年又冲上一个小高峰,从游戏业务拓展到了其他业务,比如视频、旅游、云、支付等,布局很广,但2011年之后,业务整体下滑,最核心的原因是,陈天桥身体不好,到国外?#23614;?#21435;了。“创始人不在,公司发展就?#34892;?#22256;难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陈天桥。摄影:邓攀

              就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接触,盛?#32933;?#20204;大都无?#28982;?#24565;过去共同奋战的日子。很多人饱含情感地说,如果老盛大人再振臂一呼,大家都会回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此前盛大的工作流程中,有一项?#23567;?#19981;同意,但继续”。凌海认为,这个被忽视的细节体?#33267;?#30427;大人的基因。“我们?#24066;?#25361;战权威,不管流程是谁发起的,最后谁会看到,流程中每个人都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,但又注重高效,尊重他人。不能像国营单位,其中一个人不同意,搁置后就石沉大海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开放”这一点也正是盛大创新院的特?#30465;?/p>

              2008年,盛大创新院成立。陈天桥胞弟、同样也是技术创新派高手的陈大年担任院长。

              在陈大年的召集下,全国各地最顶尖工程师被邀请到这里,盛大为他们提供了彼时被认为是最好的办公环境,以及极高?#26434;?#24230;的思维碰撞的舞台。

              在上海华佗?#27867;?#36798;尔文路相交的那栋楼里,你可以轻易?#19994;较?#28504;爱民、樊一鹏这样大神级的人物,?#37096;?#20197;探索当时互联网行业最前沿的技术与创新成果。

              具体而言,很多技术大牛是由盛大创新院副院长郭忠祥一个个去?#28014;?#19968;个个力邀而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国内知名程序员、前盛大创新院高级研究员霍炬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采访时回忆说,陈大年当时也亲自面谈了很多人,“大家都能感受到创新院的真?#24076;?#26159;?#38505;?#24819;实现一些东西的,也就愿意加入”。

              霍炬为此曾写过一篇文章《盛大创新院往事》。他说,那是他工作之后,整个状态最接近大学时期的日子,每天专心做自己的事,除了技术,不用太考虑别的,生活过得单纯而快乐。

              彼时,除?#36865;?#38431;带项目加入,员工?#37096;?#20197;?#26434;?#31435;项,经过计委会评审投?#21271;?#20915;后成立项目组。计委会通常由陈大年和郭忠祥主持。霍炬曾经观察过,一般在计委会上,陈大年都会让别人先发言,自己最后说意见,表决也通常是尊重大?#19994;?#20915;定。

              陈大年主持创新院期间,先后设立了超过50个项目,孵化出了Everbox(盛大网盘)、WiFi万能钥?#20303;ebOS、麦库?#22987;?#31561;多款明星产品,涵?#31363;?#35745;算、语音识别、大数据、搜索等多个领域。据统计,这些项目中跑出了30多家创业公司,早在2016年时,盛大系的项目总估值就已超过300亿元。

              与盛大一样,盛大创新院在业界也曾是个神奇的存在,各种疑惑与讨论一度颇多。其中一个问题便是,这个曾经被认为已站在中国互联网之巅的创新组织,?#25105;?#20250;如?#25628;?#36895;地褪去光环?

              “一?#20852;?#32536;。我本就是个程序员,做啥都高兴。”陈大年在和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谈到早年盛大创业往事时称,自己这些年身体不太好,记忆也差了,?#34892;?#20107;情的确不太记得了。

              陈大年自2007年既已退出游戏业务,后来主持盛大创新?#28023;?#20877;后来力撑创新院孵化的项目WiFi万能钥匙独立发展,出任董事长兼CEO至今,致力于“为全世界人民提供免费上网服务”。

              相较哥哥陈天桥,陈大年远要活跃得多。不过已公开并获确认的消息是,此陈氏二?#20540;?#24739;有同一种疾病,严重时呼吸困难,有一?#30452;?#27515;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当然,这绝不是问题的全部。

              2014年,盛大创新院解散。这些心?#36225;?#24819;的工程师及创业者,像之前、之后所有的“盛?#32933;俊?#20204;一样,?#28216;?#28246;四海来,到五湖四海去。

              5、前?#27867;?#24448;?

              赌局总有输赢。

              全力下注“中国网络迪士尼?#20445;?#38472;天桥最终未能复制《传奇》式成功。盛大自此进入外界口中的“没落期”。

              2012年,盛大高层人事变动不?#24076;?#35885;群钊、李瑜等一批高管?#21483;?#20986;走。行业也在渐变,端游市场走向衰落,移动?#36865;?#22260;长路漫漫,盛大业绩显著下滑。

              盛大游戏?#25509;?#21270;?#26223;?#33853;定后,一个无甚江湖大名的董事长王佶,以胜利者的姿态登场。

              除个人风格迥异之外,王佶与陈天桥的最大不同在于,说到底,他的角色更接近于职业经理人而非创业者。

              陈玉林曾在2012年离开盛大,王佶出任董事长后,他受邀回归。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,多位“盛?#32933;俊?#37325;回盛大,其中包括目前联席CEO唐彦文、副总裁?#36153;?#23792;、工作?#26131;?#32463;理?#37117;?#31561;。

              “陈天桥是狂风暴雨般的风格,推着盛大前进,这在公司刚起步的阶段是可以的;如今盛大已经走过20年,背负了这么多品牌与荣誉的负担,王佶决定采用另一种战略,像?#22836;?#32454;雨一般,慢慢跟着盛大走。”陈玉林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说。

              在转型移动互联网的背景下,盛大游戏相继推出《传奇世界手游》(同名端游IP改编)、《神无月》、《光明勇士》等手游,情况逐渐好转,业绩增长实现三连跳,但这一数?#24535;?#31163;行业头部?#26434;?#36317;离。

          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根据公开资?#38505;?#29702;

              游戏行业大环境已发生巨变,特别是进入2018年,行业集中度提高,政策进入强监管周期,人口红利也已逐渐封顶。

              盛大游戏副总裁?#36153;?#23792;负责发行体系及战略发展体系部分业务。他清晰地感觉到,游戏行业产能在过去两年内明显下降。“现在手游的研发周期在拉长,成本在提高,5年前,一款头部游戏的研发成本在一?#35282;?#19975;左右,但现在的?#24230;?#36164;金可能需要过亿。研发周期的拉长,也导致行业内出现爆款的周期越来越长。”

              融入世纪华通后的盛大游戏,已走到关键时期。

              并购盛大游戏获证监会通过,意味着世纪华通将成为“A股游戏第一股”。完成补充披露后,王佶预计并表时间将在今年4月份。并表后,世纪华通的体量将超过A股行业第二及第三名的总和,?#21271;?#33150;讯、网易。

              面对与同业巨头的差距,昔日游戏霸主如何重返舞台中央?盛大游戏已祭出一套组?#20808;?#20854;中包括精品化策略、?#24230;?#20108;次元游戏领域、出海布局以及建立战略同盟。

              这家老牌游戏公司正在?#37027;?#21457;生着一些改变。比如,邀请“101锦鲤”杨超越担任游戏代言人;比如,公司放眼放去,清一色的年轻面?#31069;?#20877;比如,二次元游戏也与《传奇》的打打杀杀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风格。

              以国内最大的二次元?#25945;╞ilibili在美国上市为标志,二次元已经从所谓的小众走向主流市场。

              ?#36153;?#23792;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表示,盛大游戏着力?#24230;?#20108;次元市场,是基于多方面因素的考量,近年来,《阴阳师》《FGO》等成功的二次元作品受到越来越多人的?#38431;?#30427;大游戏?#37096;?#22909;这个增速较快的上行市场。

              对盛大?#27492;担?#36825;或许是一个扬长避短的领域。二次元品类并非?#35272;?#27969;量,而是通过产品及口碑扩散到更多用户。“盛大游戏本身没有大的流?#31185;教?#21152;持,而且相对而言,更擅长做内容和营销,这就特别适合二次元产品。?#30887;费?#23792;说。

              围绕二次元游戏,盛大游戏在2018年7月专门发布了一个全新子品牌“i次元?#20445;?#24847;在加码年轻用户市场。据?#36153;?#23792;介绍,“i次元”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有布局,包括投资研发团队,从IP到CP,再到?#25945;?#21450;流量入口等环节。

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6月盛大游戏对大鹅文化A轮1亿元的投资。大鹅文化成立于2017年3月,这家新兴公司以“游戏主播经纪+MCN机构”为定位,计划搭建一个涵盖游戏KOL签约、培养包装、内容产出、推广分发在内的娱乐体系。

             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,?#36153;?#23792;发现,二次元区别于其他品类游戏的最大的特点是,用户多数“为爱付费?#20445;?#22240;为对立绘、剧情、音乐甚至?#26725;?#38899;的?#19981;叮?#29992;户就愿意为其付费,“这样的话,一个很明显的变化就是,这种付费行为是?#20013;?#19988;具有很高综合度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出海是盛大游戏另一破局之策。

              2017年2月,世纪华通正式?#23637;?#28857;点互动(FunPlus)。经过多年摸索,点点互动已在海外站稳第一梯队。2018年4月起,点点互动?#20013;?#19978;榜中国发行商出海收入榜前两位。据市场调研机构App Annie统计的2018年全年中国发行商出海iOS及Google Play综合收入榜单,点点互动位列第一,次之则是IGG和网易。

              盛大游戏的影响力体现在国内及亚太地区,而点点互动在欧美市场表?#26234;?#21183;,王佶希望未来两者能够产生强协同效应,形成全球化发行矩阵。

              但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认为,仅靠海外市场份额,要做中国游戏行业的第三极,并不够有力,盛大还需要在国内实?#33267;?#20891;。

              国内市场,盛大游戏正在发起建立战略同盟。除了与三七互娱、恺英网络已形成战略合作外,2018年2月,盛大游戏将腾?#29420;?#20837;阵营,引发行业关注。

              腾讯在游戏行业一直落子颇多,但对盛大游戏这笔高达30亿元的入股,在腾讯的投资版图中依旧属于重磅。据接近腾讯这一交易的人士此前向财新透露,腾讯看中的是盛大游戏在人才、研发流程和IP上的积累。

              张书乐认为,?#26434;?#30427;大游戏?#27492;担?#24403;下最大的风险不是没有好产品,而是好产品能否有更好的渠道去推动?#24576;?#20102;海外渠道是实现快速突围的一个撬棒外,在国内,腾讯的战略入股则将形成另一个入口。

              盛大前总裁凌海感觉到,现在王佶的团队和陈天桥时期的思路完全不一样。“如果是我们那个时代,盛大可能不会与腾讯合作。但现在,王佶把盛大做内容的优点,嫁接到了腾讯的?#25945;?#19978;,这就是今天的盛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事实上,在游戏行业整体增速放缓的情况下,外界更关心的是,盛大游戏能否兑现3年75亿元的业绩承诺。

              王佶就此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表示,公司2018年未经审计净利润已经超过了22亿元,达到了业绩承诺。“以2018年的情况来看,我们完成2019年、2020年的业绩应该也不会有问题。我们肯定是有把握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游戏行业正在经历一系列剧?#19994;?#21464;化,从消费群体口味,到政策环境皆是如此,腾讯和网易也都出?#33267;?#19981;同程度的增速放?#28023;?#22312;此背景下如何做出调整,是盛大游戏当前面临的最重要的一个挑?#20581;?/p>

              老盛大人、UCloud创始人季昕华认为,?#26434;?#30427;大游戏,要从两方面看,从收入规模看,现在比陈天桥时代还要大,但从市场份额看,确确实实已今非昔比。

              一位要求匿名的国内知名互联网工程师,长期关注中国互联网发展。在他看来,盛大的时代已经过去,未来盛大游戏在国内同业中的位次,上限也就是紧跟腾讯、网易,排至前三,“实话说,能够排?#35282;?#21313;就已经不错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2月27日晚间,世纪华通发布业绩快报,在与盛大游戏并表前,世纪华通2018年实现营收80.74亿元,同比增长131.29%。截至本文发稿,世纪华通总市值为444.5亿元。

              前中国首富悄然转身、数年创纪录股权争夺、昔日网游?#20146;?#21367;土重来,这一切都为盛大游戏的故事增添了传奇色彩。

              商业之外,游戏里亦有一代人的青春记忆。

              虽然早年在网吧里打打杀杀的日子已一去?#29615;担?#24403;年玩《传奇》的少年,面庞已不再稚嫩。但恰如一位受访者所说,时光虽匆匆,“但17年前那场在游戏上?#20013;?#20102;半个月的网?#25285;?#32463;常会恍惚间又重回午后的梦中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一切有为法,如?#20301;门?#24433;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这是陈天桥?#19981;?#30340;一句佛家经典。当初对退出决定极为不满的凌海,在看到当下陈天桥在脑科学研究上的杰出成果后,也终于释然。

              20年间,陈天桥如孤胆英雄,东征西讨,曾建起一座游戏帝国;也曾误判时势,贻误战机,事业坠入谷底。盛大之浮沉跌宕,乃至王座易主,此间写满悲欣交集。

              盛大的兴衰起落,与大时代同频共振,是具体而微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史。

              英雄隐退,盛大何往?

              来源:中国企业家杂志


             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(http://www.wljj.icu)转载作品,作者: 程璐,责编:矫薇。转载()请联系原作者。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。

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  您的操作太快喽,请输入验证码

             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。

              看不清? 点击更换
              确定
              山东11选5预测专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sup><dl id="of0lo"></dl><sup id="of0lo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object id="of0lo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ins id="of0lo"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sup><dl id="of0lo"></dl><sup id="of0lo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object id="of0lo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ins id="of0lo"></ins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