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/tr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sup><dl id="of0lo"></dl><sup id="of0lo"></sup>

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object id="of0lo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/dl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ins id="of0lo"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    2019年財政赤字率會不會突破3%?減稅將在多大規模?

              摘要:雖然財政赤字率突破3%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都不大。但為了應對內外經濟環境壓力,基于“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、更加明顯的降費”的需要,2019年財政赤字率設定在3%的可能性仍然值得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臨近年末,社會各界對2019年“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、更加明顯的降費”頗為期待,經濟學界也在探討財政赤字率突破3%的必要性,畢竟,財政赤字率關聯著明年的減稅規模。那么,2019年財政赤字率突破3%的可能性有多大呢?且看下文分析。 

              3%財政赤字率警戒線的由來 

              學過經濟學的人都知道,過高的財政赤字對經濟增長前景和金融體系會有明顯的負面影響,其理論邏輯是:財政赤字率長期高企,將加劇政府債務負擔,造成財政赤字貨幣化和通貨膨脹壓力,不利于長期經濟增長潛力,并成為新興市場國家屢屢爆發金融危機的重要根源。

              基于此,IMF、世界銀行在救助1982年拉美債務危機、1995年墨西哥金融危機、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,都把降低財政赤字作為救助關鍵條件。而3%的財政赤字率警戒線,首次出現在1993年11月生效的歐盟《馬斯特里赫特條約》。該條約明確規定:3%以下的財政赤字率是歐洲國家加入歐盟的門檻和約束條件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從過去十年的各國實踐看,美國、日本、歐盟和金磚國家等全球主要經濟體,赤字率超過3%的情況并不稀奇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IMF的2008年-2017年數據,過去十年內,德國平均赤字率最低(0.5%),僅在2009年和2010年兩次突破3%,最近四年甚至保持了連續財政盈余。另外,平均赤字率低于或接近3%的國家還有俄羅斯(1.3%)和意大利(3.2%),美國和日本分別為6.5%和6.8%。金磚國家中,印度、巴西和南非則分別為7.9%、4.8%和4.1%(參見下圖)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由此,3%的紅線只是作為財政風險的警戒線而存在,即便是對歐盟成員國,其約束作用也不大。但是,必須承認,長期高企的財政赤字率,正是歐洲許多國家難以走出經濟增長低迷、金融風險高企的重要源頭。 

              2019財政赤字突破3%的概率不大 

              討論完3%赤字警戒線的由來及影響,接下來討論2019年中國財政赤字率突破3%和大幅減稅將面臨哪些掣肘。具體來說,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:

              首先,3%對于財政金融風險仍具有警示意義。如前文所述,大多數新興市場國家金融危機的源頭,來自于不受約束的財政赤字。健康的財政和政府債務狀況,也是中國始終未發生系統性金融危機的關鍵原因。同為全球經濟的優等生,中國始終向德國看齊,執行較為嚴厲的財政紀律。在當前的內外環境下,人民幣匯率穩定在7以內,財政赤字控制在3%以內,是增強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信心的關鍵舉措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數十年來我國財政赤字率從未突破3%。無論是在形勢最為嚴峻的國際金融危機后的第一年(2009年),還是新常態下經濟下行壓力最大的2016年和2017年,中國財政預期赤字率都設定在3%,但從未突破3%的上限(參見下圖)。當前的2018年,財政赤字率下降到2.6%,但赤字規模穩定在2.38萬億元。即將到來的2019年,考慮到去杠桿、去產能等供給側改革邊際放松,加上2018年已經出臺的減稅政策和基建補短板投資將對經濟產生提振作用, 2019年財政赤字率突破3%的可能性較低,也缺乏現實的必要性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最后,民生社會事業等剛性支出“只增不減”,限制了進一步減稅的空間。隨著居民對政府公共服務需求的增加,我國財政支出中教育、醫療、社區服務等社會支出增速,明顯高于行政、國防等其他領域的支出增速。2018年我國財政預算支出為20.98萬億元,是2011年的2.09倍,其中教育、醫療、社保、社區服務等民生事業支出比重接近70%,財政預算在這些領域的支出,也是增長最快的四大領域,其2018年支出相對2011年的倍數,都在同期財政總支出的增長倍數(2.09倍)之上(參見下圖)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隨著人口老齡化加劇,我國養老金缺口越來越大,養老金支付對財政補貼依賴程度不斷加強。2014年開始,全國養老金整體出現入不敷出,當年財政補貼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為3548億元,到了2017年則擴大到8004 億元。如果近期降低社保費率的政策能夠落地,養老負擔對財政的壓力還將加大。 

              減稅規模大約為1.64萬億元  

              雖然財政赤字率突破3%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都不大。但為了應對內外經濟環境壓力,基于“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、更加明顯的降費”的需要,2019年財政赤字率設定在3%的可能性仍然值得期待。據此,可以大體測算出明年的減稅規模:

              2018年,我國財政預算赤字規模為2.38萬億元,其中減稅規模為1.3萬億,占全年名義GDP規模比重大約為1.42%。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,假設財政赤字率由2018年的2.6%上升到2019年的3%,2019年財政赤字規模預計為3萬億元左右。如果這3萬億元的赤字在擴大支出和減稅規模的結構比例與2018年一致,那么2019年的減稅規模大約為1.64萬億元,其中針對個人的減稅規模將在5000億-6000億元左右,針對企業的減稅將在1萬億元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文|黃志龍

             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(http://www.wljj.icu)投稿作者:蘇寧金融研究院 的原創作品,責編:邢通。歡迎轉載,轉載請注明原文出處:。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。
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  您的操作太快嘍,請輸入驗證碼

             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確。

              看不清? 點擊更換
              確定
              山东11选5预测专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sup><dl id="of0lo"></dl><sup id="of0lo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object id="of0lo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ins id="of0lo"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menu id="of0lo"><small id="of0lo"></small></menu></sup><dl id="of0lo"></dl><sup id="of0lo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tr id="of0lo"><object id="of0lo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of0lo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of0lo"><ol id="of0lo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of0lo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of0lo"><ins id="of0lo"></ins></sup>